台灣路竹會
本日到訪人數:2679
累積到訪人數:9156745
目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義診報導 > 義診報導 > 女孩給我一個擁抱 彷彿一切都懂了

女孩給我一個擁抱 彷彿一切都懂了

Bookmark and Share

 

  • 作者(右)為當地孩童講解貝式刷牙法,孩子專心聆聽學習。

 

女孩給我一個擁抱  彷彿一切都懂了

 

張瑞芸 / 牙醫學生
 

哭紅著雙眼的女孩一搐⼀搐地,調整著還未規律的呼吸。離開天狗部落時,那⼀ 幕反覆在我腦海重播,讓我⼼碎。⼼裏思索著,當初為什麼來參加路⽵會?我真的帶給他們我想為他們帶來的了嗎?
 
凌晨3時,坐上10號⾞,⼀路 24 輛⾞的⾞龍在午夜的⾬中馳往苗栗泰安。台灣路⽵會對我⽽⾔,原只是國中公民課本上出現過的服務性團體,在⼀次⼤學 的⽣涯座談會中,認識了牙醫師- 徐慶玲學姊,她分享路⽵會的義診經驗,與她社會服務以來的熱忱與努⼒,這些⼩故事、⼩感動當時讓我嚮往,便成為我開始實踐在學⽣服務隊以外的社會服務第一步。
 
比起其他醫科義診時,通常都是最基本的問診給藥,牙科的治療從最基本的洗牙,就需要許多設備器械。4天前才剛從 TDSA(台灣牙醫學生聯合會) 牙科學⽣義診團回來的我,對學⽣因資⾦、資源不⾜⽽服務受限深有體悟,因此牙科醫療⾞⼤概是我這次最期待的!
 
萬全的牙科器械和耗材少不了,⽽固定式的機台讓我們不⽤每到⼀個部落都需要重新架設與收拾,非常能夠提升效率,我也因此能把這些時間省下來,多⾛⼀些部落。
 
除此,最令我敬佩的是全⾞竟然可以靠⼀個插頭供電。種種齊全的設備讓醫師能在短時間內,快速幫病患洗牙、塗氟、簡單的 OD (補蛀牙) 治療,甚至還可進⾏麻醉拔牙,口腔服務醫療⾞⾏動⽅便可深入部落,實質幫助到偏鄉無法就醫的⼈,以往在學⽣服務隊因限制⽽無法供應偏鄉實質醫療的失落與挫敗感,因為這次義診被重新燃起希望。 
 
牙科義診服務病患的族群,⼤多是學齡孩童與⽼⼈,又以孩童為最⼤宗且最困難。對牙科的恐懼,讓孩⼦們反射性地拒絕上醫療⾞,我們總要像推銷員⼀樣苦口婆⼼,又常要和孩⼦們交換條件,他們才願意聽衛教和接受口腔檢查。
 
 
 
「我以前覺得衛教很浪費時間」,學長是這麼開著玩笑的,「但愈到後來才發現,衛教才是可以徹底改善口腔衛⽣的根本。」孩⼦們⼀圈又圈地圍繞著我們,認真地學著⾙式刷牙法,也⼀個個順利看完牙。
 
唯獨⼀位國⼩⾼年級女孩,對我笑笑的卻堅持不看牙的女孩。她偷偷地告訴我,看牙都會哭,為了讓她放⼼,我告訴她我們塗氟就好。 
 
然⽽,在她坐上診療椅後才發現滿口的齲齒,有些甚至都快蛀到牙髓了。為了幫她保住牙齒,在告知過後,我們對其中⼀顆恆牙進⾏ OD (補蛀牙)治療。女孩伴隨著⾼速鑽牙刺⽿聲的哭嚎,未停歇過。我⼼中無限的愧疚感,⼼裡反覆思索,到底什麼才是對她好的?

慶玲學姊曾問過我們,「服務的定義為何?」記得當時我最認同的答案是,對應他⼈的需求付出⾃⼰的能力。但即使我認定這是她所需要的,真的是她所想要的嗎?
 
  • 作者給予勇敢看診的孩童支持與鼓勵。
 
我已經忘了下醫療⾞後,跟女孩說了什麼很久,但烙印在記憶裡的,是最後離開部落前,她給我的⼀個擁抱。對我⽽⾔,那是意義深遠的擁抱,彷彿告訴著我,她懂了。
 
我想,這或許是志⼯這條路上,關於「我帶來的與他們所要的」不斷被思辯的議題。但至少,女童起先拒絕治療,在溝通後,願意接受我們的幫助,這⼤概就是兩者間對應在⼀起的模樣。 
 
謝謝路⽵會給我這個機會,看到義診團的模樣,在⼀天半的時間內,讓 83 位志⼯⾛ 過 4 個部落,最專業的分⼯,讓⼀切達到了最⾼效益。除了充⾜的資源與完善的制度,讓這次出隊順利的,更是因為⼀群全⼼全意為服務⽽奉獻的⼈們。他們宛如家⼈般彼此照顧,即使是第⼀次參加的我,都能感受到這⼤家庭的溫度,有如那⼀⼤鍋近乎純酒的麻油雞,在深夜冷風颼颼的寒流,所帶來的暖⼼。 
 
充實的這⼀天半,滿⾜了我想將實質醫療帶入偏鄉的初衷,也讓我找到了這群同樣熱⾎付出的同伴,更帶我看到未來當具備更多能⼒時,可以回饋社會的路。
 
本網站由 <a href=" http://www.gogotdi.com/" target="_blank">gogotdi.堂朝數位整合有限公司</a> 建置維護